听风fulala

头像来自游戏截图(游戏名称:inks)
你居然找到我了👀
你居然还看到这里了👀
你是不是和我一样无聊呢👀

Happy Ending

《Beholder(旁观者)》游戏安利_脑洞



1
我到底还是把枪给她了。这把枪以前属于我的儿子,现在属于她,也许不久的将来,属于警察。
餐厅灯光昏黄,枪银白的外壳柔和不少,但没有人会忽视它的危险性。她看着枪,眼中有深沉的痛苦和恐惧。
她说:“谢谢,卡尔。”说这话时,她的眼神逐渐坚定、解脱,却又夹杂了化不开的疯狂。她摇晃着迈开脚步,坏消息使她连日熬夜,虚弱无力,但拿着枪,她睡得着吗?我这么做对吗?我有更好的选择吗?

她的前夫找到了这里。那个男人满脸横肉,胡子拉碴,周身弥漫着难以忍受的酒气。某几次,他碰见强森将军,那献媚的言行比酒气更令人作呕。
他是个只会把气撒在妻子身上的懦夫,软骨头,把枪给多拉似乎很正确。

她最终选择了扣动扳机。监控摄像头质量上佳,这场闹剧的每一个细节我都清清楚楚。拿出枪时我已经猜到了这一刻,但当它真实到来,我仍是感到悲伤——她和混球没什么值得悲伤,只是想到这么个憋闷、令人窒息的世态,悲伤和绝望就从四面八方涌来,拷问一切。

结局毫无悬念:五分钟内,警察将抵达;十分钟后,她将成为无数个杀人犯之一。结局毫无悬念,但她至少逃脱了一个暴力。

一号房维修完成,下一位访客是一位哑巴。

2
阿洛伊修斯,医生,据他自己说十分厉害。原谅我孤陋寡闻,真的从没听说过。
先前他是一个孤独、羞涩的人,现在,他是一个绝望、后怕的人。

刚做好的头纱放在桌上,塑料花无言,他亦无言。

公寓里的所有人都说:“萨拉是一个杀人犯!她和你在一起说不定只是为了钱!”他只能一次次摇着头辩解:“莎拉很善良,她喜欢煲汤,喜欢跳舞还很乐意照顾小孩子。她最喜欢的地方是约克岛,我们打算去那里度蜜月……”他说着,声音越来越小,最后他闭上双眼,紧抿住嘴,深吸一口气,颤抖着说:“你们误会她了……”
可惜,我查到的身份资料不会出错,萨拉几天前被警察带走了,一去不复返。

之后阿洛伊修斯的状态都很不好——他依然正常作息上下班,对每一个病人负责,但谁都看得出来,他的心已经死了,活着的仅一具空壳。
我娴熟地放了一个苹果、举报。警笛声由远及近,他眼中却忽然出现了一丝光亮,难不成是期待吗……?

警察粗暴的推搡他坐进警车,和我擦肩而过的瞬间,我听见他喃喃道:“莎拉会和我在一间牢房吗?”

所幸,他和萨拉的房间里有不少好东西。无论是倒卖大赚一笔,还是再次敲诈、诬陷某人,都很不错。

345678
悲剧一个接一个,我已经没有心情叙述。
在这栋黑暗的公寓里,没有生命的物品都比人鲜活。
不止,这个城市、这个国家、这个政权,包括那所谓的“英明领袖”,都是黑暗的。
支撑我活下去的,是什么呢?

9
我偷偷地告诉妻子,我们可以离开这儿了。安娜正在和玛莎玩,听见这话她惊诧地抬起头:“卡尔,你累糊涂了吗?说什么呢。”我笑笑,说:“不骗你,这是真的。”
随后我复述了德雷曼下午说的话,给她展示空白护照本,还一一列举了愿意帮助我们的人。最终,我告诉她:“只要3w5,我们三个都能顺利离开。”她大松了一口气,却又忽然紧张起来:“我们家还有多少存款?”我说:“接近8w。”安娜脸上顿时舒展出笑容。
玛莎抱着小熊和娃娃,问我们:“妈妈怎么啦?”我蹲下身,抚摸着她的头,反问道:“玛莎想吃糖和苹果吗?”她扬起头,嘟嘴思考了一会儿,认真地说:“想,比奇和娃娃也很想。”我笑着问:“比奇是高个子叔叔送你的小熊吗?”她点点头,辫子随之前后晃动。我抱住她,轻声说:“爸爸保证,很快你就可以随意吃。而且还会见到哥哥。”玛莎蹭了蹭我的后脖颈,说:“爸爸果然最厉害了。”我听见身后安娜小声地啜泣,我知道,此刻我的眼角一定也闪烁着泪光。
我站起身,看向妻子和女儿。安娜一如既往温柔地笑着,玛莎则瞪大了眼睛看着我,似乎不太明白爸爸和妈妈为什么哭。我又想起远方的帕特里克,他应该已经毕业,找到了好工作。啊,说不定他还已经和那位大方活泼的女孩结婚了。
在这段时间里,我忙于工作,从不曾认真和他们相处,而实际上,正是他们支撑我度过无数黑暗。黎明到来之前,我终于明白他们的重要性,走回了他们身边。
“我明天一早就去提交材料,”我开口,声音出奇的沙哑,“现在,去睡觉吧。”
“我们将会拥有美好的、真正的新明天。所以,安心去睡吧。”


移民的过程中,我们没有受到过多的刁难。每一天都在漂泊,但每一天都在靠近光明,所以每一天都充满了希望。
帕特里克到码头接我们,不出我所料,他过得十分满足。
我们在这个南方国家定居,温暖的空气治愈了玛莎, 也给全家带来无尽的欢笑。
我偶尔会说起:“我们能有如今的美好生活,这都是因为……”而话题往往就此打住,全家人都很默契地忽略。我们都想起了维克鲁维奇六号,以及那些被毁掉的人们。再后来,我们几乎再也没有想起他们,几乎没有……

评论 ( 4 )
热度 ( 26 )

© 听风fulala | Powered by LOFTER